中潜股份再买空壳 “妖股”、“赌王”合体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来源:财联社    |   发表于 2019-09-27

9月26日晚间,中潜股份(300526.SZ)宣布,计划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(下简称上海招信)51%的股权。这是有“济州岛赌王”之称的仰智慧“入局”之后的首次资本运作,亦是中潜股份再次祭出收购空壳公司的“神操作”,这一次,“妖股”和“赌王”的联手,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?


根据中潜股份披露的信息,公司此次资本运作分为股权收购和增资两大步骤,公司先以人民币1元收购上海招信的50%股权,在股权转让完成股权变更登记之后,中潜股份和另一位收购方各出资500万元,上海招信实收资本变为1000万元,在此基础上,中潜股份再对上海招信增资人民币1,581.6326万元,从而持有上海招信51%的股权,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。



据资料显示,上海招信成立于2015年,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、技术转让、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等业务。但奇怪的是,截至2019年6月30日,上海招信资产总额、负债总额、净资产均为0,今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也均为0。换句话说,上海招信就是一家空壳公司。


根据中潜股份披露的信息,截至2019年8月31日,苏州森瑞特净资产为人民币2036万元;2019年8月营业收入为人民币590万元,净利润为人民币8.93万元。


中潜股份实际上是用2081.63万元的代价,获得了一家净资产2036.44万元的公司的控制权,看上去并不算亏本买卖,但其中的几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


根据中潜股份披露,苏州森瑞特实际上是上海招信今年9月份才收购的公司,距离此次交易的时间最多也就20余天,更何况,上海招信至今仍未支付收购苏州森瑞特的交易款。这也就意味着,这桩买卖后续仍存在变数。此外,也有投资者发出这样的质疑:中潜股份明明可以直接与上海招信发生交易,借此直接控制苏州森瑞特,为何还要“绕道”上海招信的股东,用1元收购这样“诡异”的方式,这些问题着实令人费解。


葫芦里卖的什么药


似曾相识的是,两个月前的7月,中潜股份也曾计划用同样的方式收购一家名为“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的公司,后者同样是一家各项数据均为“0”的空壳公司。这两家公司还有一个共同点——从事的业务都与大数据有关。



一位市场人士对此分析称,如此操作可能会给市场留下这样的印象:公司是在用极低的代价获取了业务转型布局的优质资产,“说白了,公司很懂投资者的喜好,更懂得如何‘投其所好’。”只不过,不到一个月后的8月16日,公司继宣布终止了上述计划,并自行注册了开展相似业务的子公司。


但就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中潜股份的区间涨幅高达70%。


随后,一个更受市场关注的事件发生了。9月4日,有着“济州岛赌王”之称的仰智慧,通过低价受让中潜股份第二大股东的股权,间接控制了公司24.46%的股份。公开资料显示,仰智慧通过房地产起家,在韩国控制着多家娱乐公司,2013年因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嘉辉化工的强制性无条件收购而“一鸣惊人”。


在公开报道中,“入局”中潜股份被仰智慧称为自己创业的下半场,但尽管他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将深耕中潜股份的主业——潜水装备领域,但其“入局”前后中潜股份的一系列操作,则并不能为这样的言论提供依据。


在上述市场人士看来,仰智慧与中潜股份的“气质”可谓是相当吻合。7月初以来,中潜股份股价的“莫名”狂涨,令市场侧目。根据财联社记者计算,7月1日至昨日收盘,中潜股份区间涨幅竟然超过230%,但在此期间,无论是从业绩层面还是消息面,都无法为此找到支撑,中潜股份因而收获“妖股”一称。



据记者了解,此次以上海招信为标的的交易,应该是仰智慧“入局”中潜股份之后的首次资本运作,但无论是自行注册、尚未开展业务的子公司,还是通过此类“诡异”的方式获取的空壳,恐怕都无法为中潜股份进军大数据领域提供足够的支持,“赌王”与“妖股”的合体究竟会“导演”怎样一场戏,我们拭目以待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:企查查
查看更多公司头条信息

  • 企查查
  • 企查查
  • 企查查
  • 暂无数据
    我的关注
    企业对比
   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
    找关系
    还可以添加5家企业 清空